沐谨言

ES沉迷中,泉p奶次p,主吃凛泉狮心零晃,因为某些原因洗手泉真。
MHA沉迷中,大三角大好偏爱轰出。
APH淡圈但依旧喜欢丝路。
请多指教♪。

#人物属于晶爹OOC属于我#
#设定脑洞来自这张图#
#超短注意#

“小~濑,我可是快要死了哦,所以……能不能满足我一个愿望呢?”费尽力气抓住了即将离去的濑名泉的衣角,朔间凛月笑着问道。
“真是的,怎么会死啊!就算是「那个病」,也只是暂时没有解决的办法而已吧,笨蛋,你现在不是还好好的吗?”濑名泉瞪了他一眼,语气一如既往地凶,“有什么事直接告诉我不就好了,真是的!”
“老爷爷的直觉可是不会错的哦♪不过……小濑可不可以最后亲我一下呢?”朔间凛月扬起了嘴角,用食指指向自己的嘴唇。
看着他的举动,濑名泉愣了一下,却很快又挂起平常的不耐烦的表情:“都说了不会死了……别拿这种将死之人说遗愿的语气来说话啊,笨熊。”“诶~所以小濑不愿意亲我吗……?”
“……别一脸哭丧啊,我又没有拒绝……你一脸哭丧真是丑死了。”
濑名泉弯下腰去,靠近了朔间凛月。
在双唇即将接触的时候,朔间凛月突然伸出了手,用手掌挡住了了濑名泉贴过来的唇:“小濑才是笨蛋吗?我只是开个玩笑哦……真的亲了的话,你可是会死的。”

“我真的很喜欢小濑哦……所以小濑要好好地活着,这样老爷爷才能安心地离开♪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然后就没有然后了【。】小学生文笔见谅……突然想到的脑洞感觉很适合凛泉就写了_(:з」∠)_。

【凛泉】隐藏任务

#栗子游戏主播设定#
#网游设定纯属自设#

“呼啊……晚上好~因为上次意外发现的隐藏任务必须要双人才能进行,所以呢,今天我邀请了小~濑来和我一起完成这个任务哦。”黑发的青年懒洋洋地打着哈欠,看着清一色【求小濑正脸】的弹幕,
露出了一个像是即将要进行恶作剧般的笑,压低了声音,“那么,趁小~濑还在找口罩的时候——悄悄地给你们看一下吧。”
镜头被慢慢地转移,伴随着朔间凛月的哼歌声,一个穿着黑色衬衫的银发青年的侧脸渐渐出现在镜头中。
弹幕一下子炸了起来,满屏都是对青年容貌的赞美。
而被偷拍的青年正弯着腰在不远处的抽屉里中寻找着口罩,有些天然卷的银发轻柔地贴在脸上,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不耐:“睡间,我放在这里的口罩……啊啊!超烦人,都说了不要拍我啊!”说着,濑名泉似乎是有些恼怒,快步走上了前,将摄像头放回了原来的地方,狠狠地瞪了朔间凛月一眼,“真是的,明明说好了的吧?”
“哎呀,被小~濑发现了呢……”在弹幕一片2333中,朔间凛月一脸无辜道,“可是我「珍贵的观众」可是提出了要求呢,小濑那么好看的脸给他们看一下,也不为过吧?”
“不行就是不行!”濑名泉戴上好不容易找到的口罩,在朔间凛月的身边坐下,熟练地登上了【盗者之塔】这个游戏,“好了,你邀请我吧。”
穿着黑色长袍的法师不久便出现在隐藏任务NPC老格列的身边,两人组队之后,终于看到与老格列的对话发生了改变。
“亲爱的冒险者,非常感谢你们的慷慨帮助!老头子我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表示感谢,那么就将这对空间戒指赠与你们作为回礼——拿着这对戒指,去卡鲁城找到我的老朋友瓦伦汀主教,他会给你们帮助的。”
“诶,这是会有什么后续任务的样子呢。”“啊啊……感觉超麻烦啊。”虽然这么说着,濑名泉还是操纵着自己的角色跟在了朔间凛月的身后。

卡鲁城圣殿。
“这是……老格列给你们的吗,亲爱的冒险者?”头顶上顶着瓦伦汀三个字的npc一脸慈祥的看向了前方,在朔间凛月选下是的时候,对话继续了下去,“那么我会给你们盗者的祝福的。”
“这是要……力量或者法力加成?”濑名泉的脸色缓和下来,终于感到自己陪朔间凛月直播这个任务是值得的……
“恩???”
屏幕中,两个角色带上了之前那对空间戒指,一道柔和的光芒从瓦伦汀的法杖中散了出来。
【世界】:恭喜玩家【IZMS】和玩家【SKMR】首先完成隐藏任务【瓦伦汀的祝福】,成功解锁本游戏的婚姻系统,成为第一对伴侣!
濑名泉看了眼自己的角色头上顶着的【SKMR夫人】的头衔,耳根渐渐红了起来,最后恼羞成怒地忘记了还在直播这件事,啪地一声关掉了电源,跑出了房间。

“啊,小濑害羞了呢♪那么今天的直播就到此为止咯,明天再见~”

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这件很扎心的事……小剧场的校园风只有leo一个人是普通而不是超高……。
扎心了。

七原罪设定

很喜欢以前写的七原罪设定……但是感觉自己写不了正文所以打算放上来,以后写个不正经【划掉】的聊天体什么的。
#OOC属于我,人物属于晶爹。#

【暴怒】濑名泉
——啊啊,超烦人,有这么多废话的话,不如把舌头拔掉吧?
【傲慢】天祥院英智
——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地位,当心输得很难看哦,呵呵♪
【懒惰】朔间凛月
——不要打扰我睡觉,不然就吃了你哦?
【暴食】乙狩阿多尼斯
——吃肉可以变得强大。
【色欲】羽风薰
——今天晚上谁愿意与我共赴月下之约呢?
【贪婪】月永雷欧
——再怎么样也不够吧?就算是天才,也想要更多的,更多的inspiration啊。
【嫉妒】伏见弓弦
——不要再将目光放在别人的身上了啊,即使只是仆从,我也想独占你啊。

补充设定:
1.七大「原罪」即魔域七大主城的主人。
2.梦之咲只有符合资格的魔族子弟才能入读。
3.梦之咲是为了选出七大主城的城主而设立的,当有了更合适的人选时,无论是否毕业都会立即上任,但课业依旧。
4.在城主府和梦之咲中的魔晶是评判标准,也是城主力量的来源。
5.杏能感知所有魔晶的意志,所以是相当于「助手」或「副官」的存在。
6.前任傲慢是朔间零。←这个无论如何也想写上去!
7.……大概就这些吧?想到了再补充就好啦。

【凛泉】看到了的话会负责哦♪

#设定→每个人都有只有自己知道的心房密码,一个人的心房密码被另一个人知道,那么自己就会爱上那个人,并且情绪会被那个人感知到。#
#人物属于晶爹,OOC属于我。#

knights训练室。
“小濑,有东西给你哦。”
一走进训练室,濑名泉就被难得清醒着的朔间凛月叫住了。濑名泉看了他一眼,似乎是为他来那么早还清醒着而有些惊讶:“睡间?你昨天晚上是又睡在了练习室里吗?”“不是哦,就比小濑早来一会儿。啊,说起来这个东西是真~绪让我带给你的。”朔间凛月打了个哈欠,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,上面还有写着【给游君】字样的字条,“看来今年给他的生日礼物又被退回来了哦?真可怜啊,小濑。”
“……啊啊,啰嗦。”濑名泉看到熟悉的盒子,沉默了半晌才开口反驳,“游君只是不好意思接受哥哥的爱意,现在只是叛逆期而已!总有一天他会明白我的心意的♪”“是是是,可惜现在会把这看成是弟弟的叛逆期的,只有小濑一个人吧?”朔间凛月一边说着,一边坐在了椅子上,懒洋洋地用手支着脑袋,空下来的手把玩着那一个小盒子,似乎没有感受到濑名泉的恼怒。
“说起来……小濑是把自己的心房密码藏在了这个盒子的里面吧?”朔间凛月将话题一转,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。看到濑名泉突然变了的脸色,更是恶趣味地做出了要拆开包装来找心房密码的样子:“诶~我猜对了啊,那么小濑的心房密码还是给我吧?反正都在我手里了♪”
“喂——开玩笑别太过分啊,快还给我!”濑名泉快走两步,一把将盒子夺了回来,这才松了口气,“真是的,要是真的看到了怎么办啊,白痴。”
“那我会对小~濑负责的哦?”朔间凛月一边说着,一边躺到了角落的棺材里,“啊……好困,在黑夜降临前,如果不是想要和我交换心房密码的话,不要叫醒我哦?”
“啊啊,超烦人!谁要和你交换心房密码啊!并且这不是你偷懒不训练的理由吧,笨蛋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结尾写不好……不过希望大家能喜欢啦_(:з」∠)_。

濑名泉的喜怒哀乐

#人物属于晶爹OOC属于我。#
#因为写不好所以调整了顺序。#
#写着写着就变成了狮心的感觉……。#

【喜】
是什么时候开始在意的呢……?明明只是为了利益才走到一起的吧。啊啊,我肯定是疯了,才会生出这种「能一直这样走下去真是太好了」的念头。

【哀】
哈……真是好笑。果然我也变蠢了吗,明明一个人也能好好走下去的……所以,果然还是没有人需要我,对吧。
……但还是不想离开啊,即使摇摇欲坠,也想要留在这里,守望这座王城。

【怒】
即使我们的笨蛋王不中用了,这里也有我在守护。不知天高地厚的白痴还是乖乖的在我的剑下认输吧?

【乐】
终于回来了吗,笨蛋国王。这次回来了就不要轻易离开了啊,白痴,再让我看看你帅气的样子吧?

唔啊……第一次发文有点小紧张_(:з」∠)_。